快三网站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九州图书 > 最新动态

北宋娶妻需三万余人民币 奢侈消费让大宋陷财政危机

来源:    信息员:    更新时间:2016年07月08日

  

  文人聚会时桌上的器皿(宋代赵佶《文会图》局部2)

  

  

  

  《宋代消费史:消费与一个王朝的盛衰》 何辉 著 快三网站平台

  

  

  戴珠玉金翠冠的皇后(宋《宋高宗后像》)

  

  

  王安石手迹 司马光手迹

  

  

  王安石手迹 司马光手迹

 

  近日,由何辉所著的《宋代消费史:消费与一个王朝的盛衰》(插图珍藏版)出版。这是长篇小说《大宋王朝》系列作者的扛鼎之作,以学术视角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民生等诸多维度全面展示两宋时期的繁荣与衰落。出版社编辑向记者表示,以插图珍藏版方式出版,是因为该书有一些重要的学术发现,同时也是一部既有宏观、又有细节,非常有趣的书。该书从消费与王朝盛衰之关系的角度切入宋代社会各方面的消费状况,特别对于影响消费活动的各种经济性因素和非经济性因素进行了深入探究,填补了史学上的一个空白。书中100多幅珍贵插图,其中不乏海外博物馆的藏品,由本书作者何辉亲自拍摄,首次公开展示。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 吴波

 

  北宋商业化是渐进的

 

  本书专辟研究道路,以消费为枢纽,深度考察了大宋王朝三百二十年间的消费状况与王朝盛衰的关系。作者参考前人义例,同时根据研究目的之需要,以历史进程为研究之“经线”,以消费状况及影响消费的诸因素为“纬线”,经纬相交,对两宋各个发展阶段中的消费状况及影响消费的诸因素进行了较为全面系统的研究。本书内容丰富,视野开阔,文笔生动,对史料精选慎用,考证了一些重要史实,对社会消费与国势盛衰的关系提出了不少创见。

 

  该书最重要的发现,是作者通过对北宋至道末年(公元997年)北宋政府财政总收入、赋税收入、政府消费以及两税(指夏税和秋税)与榷利(古代官府对某些物资实行专卖以增加财政收入)在赋税收入中的比例情况的考辨,以及对天禧五年(公元1021年)北宋政府收入、政府消费以及两税与榷利在赋税收入中的比例情况的考辨,得出一个重要的新的结论:从至道末年到天禧末年,两税之外的其他收入确实在保证北宋政府消费方面逐渐超过了两税的地位,但是,在这一段时期内,这种变化趋势是比较平缓而稳定的,而非是急剧发生的。

 

  具体而言,根据作者的研究,北宋至道末榷利占北宋政府总赋税收入的48.79%,两税收入占总赋税收入的51.21%;到了天禧末,榷利占北宋政府总赋税收入的50.94%,两税占总赋税收入的49.06%。之前权威宋史学者研究得出的结论,认为从至道末到天禧末这段时间内,两税收入地位在政府收入中急剧下降。何辉教授此次考证了不同时期更为精确的米价,并以此重新估测了不同时期的北宋榷利和两税收入,因此得出了新的结论。

 

  这一新结论说明,北宋政府完成从对两税的倚重向对榷利的倚重的转变过程,是渐进式的,而不是突变式;这也说明,北宋社会的商业化,也是渐进式的。

 

  人衣食住行花费如何都可找到答案

 

  该书还有其他一些学术贡献。比如,作者系统地整理出了宋代不同时期的贡赋品种与数量。宋代不同时期的贡赋品种与数量的变化,有助于我们了解宋代的物产,对于当代区域经济的研究、特色经济文化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当前全国各地的土特产,很多都可以追根溯源,在作者整理出的宋代土贡中找到踪影。

 

  该书在宏观上研究了宋代消费与宋王朝的盛衰关系。在微观上,也为读者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有趣的信息,比如,宋代人们吃什么样的食物,穿戴什么样的服饰、首饰,宋代一部书的价格,主要城市普通雇工的收入和消费水准,秦桧的年收入,岳家军的粮食消耗等等,这些非常有趣的问题,读者都可以在《宋代消费史:消费与一个王朝的盛衰》中找到答案。作者表示,宋代物价与今天物价的换算比较,你会惊奇地发现,外来人口在当时的首都开封买房的花费是很高的,而宋代丰年每石米七十文,灾年七百文,均价二百文,市民娶妻均价30贯,按宋代一贯770文推算,等于6930公斤米,再按如今超市里4.5元最低米价,宋代娶妻最低花费就是31185元人民币。

 

  还有记载说当时的小公务员与同事吃一顿午饭就会花掉500文钱,而那时的一贯钱可以买300斤大米了,足够一家人吃好几个月了。可以感受那是怎样一个奢侈的景象。

 

  奢侈消费让大宋陷入财政危机

 

  作者表示,宋徽宗统治时期,北宋政府的政治已经走向腐败。在他在位的二十五年中(1101年~1125年),重用蔡京、王黼、童贯、杨戬等奸臣和宦官,肆无忌惮地剥削人民。宋徽宗和他的宠臣一起,打着“丰亨豫大”的旗号,大肆兴建园苑,收集奇花异石,不惜劳民伤财,挥霍享受。宋徽宗的统治,由于奢侈浪费太大,政府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为了解决财政危机问题,蔡京等人更以变法为借口,大肆剥削百姓,对社会生产造成了极大破坏。到宋徽宗统治末年,爆发了北方的宋江起义和南方的方腊起义。

 

  宋朝廷的腐败政治直接导致奢侈浪费的消费现象。民间消费也以奢侈与浮华为荣。虽然从社会生产的整体看,北宋中后期的社会生产依然处于上升状态,但是随着封建剥削与掠夺的加剧,在广大贫困地区,老百姓的消费能力急剧下降。实际上,至北宋末年,北宋王朝已经成为一根一击即倒的朽木。

 

  如果北宋末年的一个普通老百姓要去汴京的高级酒楼消费,恐怕是承受不了的。《东京梦华录·会仙酒楼》有语云:“大抵都人风俗奢侈,度量稍宽,凡酒店中,不问何人,只两人对坐饮酒,亦须用注碗一副,盘盏两副,菓菜楪五片,水菜椀五只,即银近百两矣。” 两个普通人,只要饭量稍好,在会仙酒楼像模像样吃上一顿,花费大约要一百两。另一说是:两人在会仙楼中吃一顿饭所用餐具需用银(用银打制,近百两)。很显然,北宋末年不同社会阶层的消费水平差距已经非常大了。

 

  对话何辉:北宋一部书大概卖多少钱?

 

  广州日报:书名有何特别含义?

 

  何辉:读者看到这样一个书名,可能立刻产生这样的联想:这部书一定是写宋代人吃什么、穿什么,平日里都有哪些娱乐、休闲。的确,在这部书里,我确实写到了这些内容。比如,我通过研究古籍,整理出了宋代各个主要时期的土产与土贡。以北宋前期为例,我整理出的全国贡赋有两百多种,并列入了表格。再如,有的读者想知道,宋代一部书大概卖多少钱?那时普通雇工一天收入能买多少粮食?等等,这些问题也可以在这部书中找到答案。不过,我写这部书还有一个更深的研究目的,就是探索消费与宋王朝盛衰的关系。所以,完整的书名是《宋代消费史:消费与一个王朝的盛衰》。

 

  广州日报:为何会对宋朝这般情有独钟?

 

  何辉:最初对宋代感兴趣,是因为读到王安石、苏轼、岳飞这些杰出人物的故事,被他们的故事、命运所感动。后来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发现宋代非常值得研究。在宋代,社会发生了很多变化,商品经济在城市内得到大发展,中国传统文化得到了大发展,对中国的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广州日报:书中100多幅珍贵插图,其中有些插图很少见,您能挑几张介绍一下吗?

 

  何辉:书中所选的图,都同内容有关,随相关内容编排,这样,读者一边读文字,一边可以看到相关的图片,内容会更加鲜活。比如,在有关王安石变法的内容附近,就编排了王安石的手迹图片局部,还编排了司马光《资治通鉴》的手稿局部。他俩的书法手迹很少见。司马光是王安石的政敌,但是私下他们是好友。看他们的手迹,可以看到王安石的字锋芒毕露、干脆利落,司马光的字则中规中矩,但也是锋芒明显,遒劲有力,由此可知两人的个性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