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网站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九州图书 > 最新动态

读书、治史的经验之谈

来源:    信息员:    更新时间:2014年10月28日

  

  有关“读史阅世”一类的书,之前读过了何炳棣的《读史阅世六十年》,阎崇年先生的这本《阎崇年讲谈录——— 读史阅世五十年》,读来虽然缺乏《读史阅世六十年》的厚重感,但比较实用,对我们学习历史具有很好的现实指导意义。

 

  这是阎崇年先生多年赴各地演讲内容的汇编,通观全书,主要有三部分内容:一是怎么读书;二是怎样研究历史;三是历史人物及事件的研究成果。在读书方面,阎先生提出了许多有益的读书方法,他重视读书与实践的关系,既强调读书又强调践行,并用一句话加以说明:“宁肯践行一尺,决不空说一丈”,并引用明林鸿的话进一步加以说明:“一语不能践,万卷徒空虚。当代社会,出版业异常繁荣,每年出版的书浩如烟海,因此,有选择地阅读就特别重要了,选择的标准是什么呢?阎先生的观点是“读名家、名著、名篇”,就是挑最经典的去读,名家之所以能成为名家,说明其写作水平非同一般,其质量也在一般作者之上,因此值得高度关注;但名家的书,也不是哪一本都是经典,所以要选择名家的代表作去读;名家的代表作中,也不是所有文章都是经典,所以要选择其中的名篇去读,这样就缩小了阅读范围,使自己能在短时间内阅读到优秀的经典。读书还要较真儿,就是对于怀疑的问题不放过,阎先生曾对《辞海》中“郑成功于康熙元年收复台湾”这句话表示怀疑,便死咬住不放,查了多种资料,最后得出结论:《辞海》弄错了,郑成功收复台湾的那一年应该是顺治十八年。

 

  作为一名历史学者,阎先生在历史研究方面的观点也颇有见地,他首先强调研究历史要看第一手资料。阎先生曾经查找过于谦的《石灰吟》一诗的出处,相继查了《于忠肃公集》、《节庵存稿》以及《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中开列的所有于谦的诗文集都查了,就是没有查到这首诗的出处,后来,经过多方考证,阎先生得出结论:这首《石灰吟》不是于谦写的,是后人假托于谦所作,最初是由明人孙高亮在章回体历史小说《于少保萃忠全传》中写的,结果被人混到了于谦的集子里,就成了于谦的诗作了。当然,事实的真相是否真如阎先生所说的那样?现在还无法确定,但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第一手资料的重要性。

 

  对于一些历史人物及事件的评价,阎先生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比如,关于袁崇焕之死对明朝灭亡的影响问题,《明史》中说袁崇焕死后,边疆就没有大将了,所以明朝灭亡就注定了,阎先生认为这么写有所夸大,因为明朝灭亡是因为整个朝政体系已经腐烂了,袁崇焕即使不死,他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事态发展的大趋势;再比如,关于吴三桂降清问题,大多数人认为吴三桂是清朝入主中原的罪魁祸首,但阎先生认为,吴三桂降清只是加快了清朝进关的进程,即使吴三桂不降清,清军也有实力进关,因为李自成的军队根本就不是八旗军的对手。

 

  总而言之,这是一本能带给我们许多教益的书,值得好好读一读,特别是喜欢历史的朋友,更应该认真读一读。

 

  唐宝民/文